星期一, 10月 30, 2006

濕溫型伏暑秋發

一47歲男性中醫兩週前週日自覺感冒噴嚏及鼻涕故簡單服用荊防敗毒散加桂枝湯,第二天身熱漸盛而全身酸痛困倦腹脹而急服龍膽瀉肝湯加黃連、石膏等急清濕熱,兩天後身熱漸退而手足紅疹多發且足腫脹,急電詢於余,思及寒露、霜降間頗有伏暑,而服風寒發散則迅即透發成熱勢鴟張,且發斑疹故有伏熱在營血分,故請其服用桂枝茯苓丸及三妙散加柴胡、半夏、青蒿、赤芍、白茅根,四日後訪視四肢紅斑及足腫消退未盡但生嗝症嗝聲連連,診之脈濡大而中弦滑知前藥治溫熱型伏暑熱勢雖漸透但濕阻不散,故改診為濕熱型伏暑秋發,予蒿芩清膽湯加菖蒲鬱金湯服一日噴嚏連十幾發後嗝遂大減而斑腫亦漸消。
伏暑秋發其勢驟變而難診,而濕熱型伏暑秋發熱勢盛時更是不易見其濕,及其足腫斑疹更易令人慮其肝腎發炎以為內傷而非外感,內外之辨極宜慎哉!

0 個意見: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這篇文章的連結:

建立連結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