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1月 03, 2006

醫學家與醫匠

醫師在台灣從日據時代以來都是高尚的行業,所以有蔣渭水、賴和、張七郎、許世賢等等醫師成為人民意見領袖,醫病也醫人更想醫治病態的國家和社會。二二八事件後,聰明的醫師噤若寒蟬埋首醫學研究,造就了杜聰明的蛇毒世界、宋瑞樓的肝炎王國,醫學家了解生理病理在臨床上發掘現代醫學的不足,再回頭到基礎醫學中努力尋找答案以改善現有診斷治療之不足。而大部分的醫生只是根據疾病分類系統給每個人釘上病名標籤,然後按照標準作業程序施行其醫術的醫匠。所以自古以來韓愈說﹕「巫、醫、樂師、百工之人,君子不齒」應該說的是醫匠。但不管是醫學家或醫匠都操持著病人的生死,人一旦生病就進入生命史的脆弱期,碰到的是什麼樣的醫師就端看機緣了。醫學家看到患者有任何不尋常反應立即努力尋思原因,醫匠遇到超出標準治療程序的問題就推說患者體質特異對藥過敏超出人力所能為。醫匠之下別有一級混充醫師者只趁人之危以謀己之財色名食則只能稱為醫蠹了。

0 個意見: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這篇文章的連結:

建立連結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