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24, 2006

社會集體焦慮與自律神經失調

台灣是一個容格筆下所謂焦慮型社會集體潛意識的國家,固然因為台灣主權未定論,共產中國口口聲聲一再宣示要台灣回歸統一,台灣本島是一個新移民社會,新移民族群繁多且各握有政經資源凌駕於原住民與舊住民,其中更重要的是儒家文化的焦慮本質,孔子一生顛沛流離故而建構出的儒家思想總存在著不安全感,要求每個人都要對內克制自己所有的慾望,對外能保持適當的禮儀行為,達到這樣的行為標準才能稱其為人,否則就庶幾乎是禽獸了。這種非成功即失敗的二分法焦慮心態容易使人長期處在神性與獸身的掙扎中,則中庸就是最高理想唯孔子為唯一真理的聖人標準了。其實中庸只是教人要接受黑白正反兩面中間的灰色地帶,不要執著於一百分的成功,不要以為達不到一百分的成功就是零分的失敗,其實二十、三十、四十、五十或六十、七十、八十、九十的分數都有他存在的意義,但儒家文化要求唯一的真理標準,罔顧個體差異和人的多樣性,所以儒家社會存在著禮教吃人的文化,自以為是的咄咄逼人劇碼在每天的電視政論節目中反覆上演,觀眾的焦慮感不知不覺中提昇,社會集體潛意識的不安和壓力隨時蘊釀等待爆發。
大腦杏仁核是人受到危急狀態的警報系統,警鈴如果一再反覆觸動,則神經系統會自動設定成高張力狀態,久之自律神經系統的交感系統亢進,內分泌系統的甲狀腺及腎上腺亢進、神經內分泌的腎上腺素及血清素升高,體內壓力荷爾蒙持續維持高濃度狀態過久則神經體細胞逐漸萎縮,交感神經系如肉體車的油門而副交感神經系統如剎車皮,兩者隨時互相牽制,當油門持續高檔太久到剎車皮磨損到後來就逐漸失控,自律神經系統因之自動控制系統失調。

0 個意見: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這篇文章的連結:

建立連結

<< 首頁